当前位置: 首页>>通化市地方志专题>>方志天地

抗日老兵郑德俭的漫漫人生路(四)

时间:2019-06-12 来源:通化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1945年春天,胶东大队过来了,游击队跟着胶东大队被编到滨海支队,那时领导人是万毅。跟着部队摸爬滚打了多年的郑德俭穿上了军装,他的军龄是从这时计算的。几个月以后,日本鬼子投降了,郑德俭随军回到东北,部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第1955团。 

  郑德俭所在的55团战斗力很强,是军、师里的第一主力团。在这样一个能征善战的团队里当兵,他很自豪。虽然战争已经过去60多年了,但是至今谈起东北解放战争中的往事,郑老依然很兴奋,他告诉我说:“在东北解放战争中我参加过好多战斗,那时自己正年轻,敢打敢冲。有时领导没有批准我参加突击队,看突击队完不成任务时,我就往上冲。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战役我都参加了,解放战争时没有闲着的时候,下了这个战场马上又上另一个战场。不是打仗就是行军走路。” 

  郑老说他在部队立过四次大功,他还清楚地记得打金山堡时立功那一仗。那天,连长派爆破队去炸一座阻击我军前进的碉堡,爆破队的战士没有完成任务,他主动请战冲了上去。郑老说炸碉堡是需要技术的,炸药包得贴在碉堡的硬地方,爆炸后才能把碉堡炸塌,不靠到硬地方炸药威力发挥不出来。把导火索点着以后人得滚到爆破区外,不能跑,如果跑一是会被敌人打伤,二是会容易被炸药包炸伤。那天他把那个碉堡炸毁了,为我军进攻扫清了障碍,他被记下了一等功。 

  郑老说:“在东北打得最苦的是四平战役,三战四平总共打了四十多天,战斗到二十多天时我因为负伤离开了战场。那时四平真是尸体堆积如山,地上血流成河。我们那时喊的口号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也不叫唤’。”在解放四平战斗期间,郑老一仗负伤三次,先是他们的碉堡被敌人炮火炸塌了,他的胯部被砸伤,郑老坚持没下战场;后来左手被子弹横着打穿了,小手指下部手掌被子弹炸掉了小半拉,他包扎以后也没有下火线;再后来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他的脑袋顶部被炸伤,血流的太多他昏迷过去了,被人抬下战场送到了战地医院。经过急救后,他被从四平转往野战医院,途经梅河口车站时遇到敌机轰炸车站,我军一列军车被炸,而郑老他们乘的伤员列车也在车站,他与能行走的伤员一起从没有座的客车里下车了,后来他们被送往海龙,又遭遇到国民党小股部队的追赶。郑老说:“当时保护我们的是县大队的人,他们扛着三挺机枪跑,我对王大队长说,后边敌人不多,用机枪打他们一顿他们也就不追咱们了。王大队长说没有人会打机枪,你来打吧。我说我的手不动都疼呢,一动就得疼得受不了。他说,你试试看,打一会儿就行,几分钟的事儿。我选好地形趴下打了十多分钟,敌人吓跑了,我受伤的左手中指在射击时被撞击,手指肚转到了手背,再次住院时重新手术,多住了好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