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通化市地方志专题>>方志天地

抗日老兵郑德俭的漫漫人生路(三)

时间:2019-05-29 来源:通化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19402月杨司令牺牲后,南满抗日斗争的局势与整个东北一样更艰难了。据黑龙江抗联老战士单立志回忆,19408月,驻宝清伪军三十五团重机枪连的起义,震惊了敌人,还没有入冬,敌人就开始集中大批兵力讨伐抗联。进入冬季,日寇加强了边界的封锁,切断了苏联对抗联的援助。郑德俭回忆说:“那年的深秋,我们卫队还剩下近百人,有一天队上接到通知让我们往黑龙江北边走。出发时我们的队伍总共有三百来人,一路上徒步行军,后来听说是要我们去苏联。现在的新开河那时不是河,是鬼子挖的既深又宽的大战壕,我们走到虎林时是白天,大战壕挡住了我们,如果是晚上,或许我们还能够跑掉,可大白天的我们被鬼子发现了,虽然穿的是老百姓的衣服,可我们还带武器,敌人立刻就把我们围捕了。被俘以后我们先是被押到了密山,然后又被送到了哈尔滨。我们那些人中有的干部被鬼子杀害了,具体牺牲多少,我也不知道。后来我们被俘的兵被押送到河北的开滦煤矿,我在那里干了一年多后又被鬼子移送到了吉林蛟河的奶子山煤矿干苦力。当时在煤矿有三种工人,一种是给钱的矿工,可以回家住;另一种是在当地和关内抓到的有反日倾向的人,叫辅导队,这些人集中住在煤矿,吃的比我们能好点儿;第三种工人就是我们被俘那些抗日的人,他们管我们叫特殊队。在特殊队里的工人,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儿,吃的是最不好的东西,基本不如狗食。”我问郑老后来是怎么离开煤矿的,他告诉我说是逃出来的,他给我讲了逃跑的经过。 

  在奶子山煤矿干活时郑德俭住在88番地,他认识了辅导队里一个人,他曾是八路军的营长,名字叫田东云,他在鬼子那里没有暴露身份。后来田东云在辅导队当了小队长,鬼子也就放松了对他的看管。田东云曾经问过郑德俭想不想跑,郑德俭说鬼子看得这么紧,哪能跑得了啊。有一天,蛟河城里唱大戏,矿里的汽车拉着不少人去看戏,田东云拉着郑德俭混上了车,到了蛟河县城下车后,人们都进戏院了,田东云对郑德俭说:“这可是最好的逃跑机会了,可不能错过了。”于是,郑德俭跟着田东云离开了蛟河。田东云在东北谁也不认识,郑德俭带他去桦甸找到自己的亲戚老薛,取回了他离开木场时存放在他那里自己赚的70元钱,然后田东云带他去了热河省。他们在一个龙王庙里与地下党的人取得了联系,地下党的人给了田东云一些钱,帮他们联系上了游击队。于是,田东云和郑德俭参加了游击队。游击队总共有三四百人,大队长姓刘,人员基本都是关里人,大家说话郑德俭听不懂。以前在抗联知道抗联是共产党的队伍,但不知道谁是党员,到了游击队看到共产党活动很厉害,与鬼子打得也很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