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通化市地方志专题>>方志天地

抗日老兵郑德俭的漫漫人生路(二)

时间:2019-05-14 来源:通化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郑老告诉我:“那时候鬼子虽然咋呼得挺欢,但是他们不敢进深山里,怕我们给他们包饺子(即打埋伏)。我们一般都在大山沟里训练或宿营,没有战斗不出深山。鬼子只是在城边的山沟转转,有大的行动进山围剿时,他们都是让伪军打头阵,自己跟在后边。”说起杨靖宇将军,郑老深情怀念地说:“杨司令是一位很优秀的指挥员,也很善战,他摸准了敌情,只要顺手就一定要打鬼子一顿,绝不手软。别看鬼子诈唬得挺欢,其实他们一听到杨司令出山也是吓得哆嗦。我们那时打仗也都不怕死,敢打敢冲。我们部队里有不少朝鲜族女兵,打仗不比男兵差,那时打机关枪是有后坐力的。在一次突围战中,我见到一个朝鲜族女兵,她用大布单子裹着孩子往后背上一背,抱着机关枪冲向鬼子,机枪打得哇哇叫,男兵都很佩服。” 

  据史料记载,由于抗日武装对日寇的打击,日军在东北的兵力不断增加,从1933年的5万人增至1936年的40万人,到了1938年,我抗联将士面对围剿他们的敌人已达60多万,由此足以看出,抗联不但自身在艰苦的环境下消灭着日军,而且还为全国的抗日战场牵制了大量日军兵力。 

  说起在抗联时的艰苦,郑老说:“那时没有固定的住处,走到哪住到哪。吃的就更没有准了,吃了这顿,不知道下顿有没有。在抗联没有吃过大米饭,好日子只吃苞米面的大饼子或窝头。最难过的是冬天,没有房子住冻得受不了,没有粮食吃饿得受不了”。刚当兵那年冬天,郑老所在部队执行任务必须过一条刚结冰的河,战士们穿着棉裤蹚着冰水,走到驻地脱下棉裤一看,棉裤的膝盖部位已经折断了,几天以后,他的脚趾甲也都冻掉了。郑老告诉我,那时候抗联一路军有个指示,要求部队有分有合,有计划地打击鬼子和汉奸,没有战事大部队一般都分散行动。因为日伪时期老百姓都是三家五户地住一起,很少有几十户居住在一起的村屯。如果一百多人呼到一个三户人家的山沟里,住上一天就把人家一年的粮给吃没了。虽然那时抗联不白吃老百姓的,可老百姓有钱也不敢拿出去买粮。因为农民从城里买粮属于反常情况,农村又没有卖粮食的,虽然城里有的是粮食,因为有鬼子和汉奸的监视,谁都无法往山里运粮食,汉奸和日本鬼子发现了往山里运粮食的人一定要杀头的。